2017-04-15

【嘉義縣】民雄鬼屋 ── 劉家古宅

人們提到嘉義民雄,肯定會想起「鵝肉」及「鬼屋」。這次會造訪「民雄鬼屋」,並不是想試膽,畢竟自己不是個對超自然現象 (paranormal) 相當熱衷的人,但敬畏之心還是有的。主要是它的真實身分 ── 劉家古宅,勾起我濃厚的興趣。



劉家古宅與民雄市中心有些距離,還需要大約二十分鐘左右的車程。循著指標轉進鄉間小道,四面盡是綠油油廣袤稻田,綁著紅布條的百年老樹蔚然成蔭;樹底的土地公廟,想必守護這片土地好幾個年頭了。這樣典型的老台灣景象令人懷念,但湧進古宅朝聖的觀光人潮,早已破壞難得的靜謐。

或許是拜鬼屋熱潮所賜,劉家後人似乎也不打算經營祖厝,深怕搞掉「賣點」,遊客就不屑來了。當我們走過正門,必須穿越雜草叢生的小徑,才能親睹古宅廬山真面目。曾經造景優美的私人花園,變成蟬鳴鳥叫的茂密森林,淪為蚊蟲孳生的溫床 ── 該說這裡最可怕的不是「鬼」,而是小黑蚊。




這段小徑也真不短,足見當年花園面積有多廣闊。當四層樓高的紅磚洋樓從樹叢中隱約浮現時,我的心情就猶如印第安那瓊斯發現藏著祕寶的遺跡般興奮,冒險氣氛油然而生。

西元1929年竣工的劉宅,屋主是曾擔任民雄口溪庄庄長的劉容如 (1881─1951)。富有的劉先生育有四男三女,期盼著晚年全家聚集一堂,享受「兒孫繞膝承歡」的天倫樂,因此不惜成本建造豪宅。從破土至全部竣工,耗時三年光陰。


只可惜事與願違。劉老先生於高齡七十一歲過世時,兒女早已在外自立門戶,不願歸鄉居住。高掛於垣壁的「兄弟和樂」石刻匾額,如今看來格外傷感。

總之,這幢中西合璧、猶如巴洛克式城堡氣派的華麗洋樓,就這麼冷清下來。一直到臺灣光復,過去劉家的人偶而回來整理庭院,但就是沒有搬回來住的打算。日子久了,再加上後代無心維護,劉家古宅日益荒蕪,頹圮於荒煙蔓草間;而好事者杜撰穿鑿附會的靈異傳說,卻開始於民間流傳開來。

紅磚砌牆的百年劉宅,其建築融入閩、洋風格。




九零年代,多虧媒體推波助瀾,劉家古宅成為全台灣知名度最高的猛鬼廢墟,吸引不少大學生和電視節目前來「撞膽」。成群陌生人擅闖私有土地,想必劉家後代當時應該也很困擾吧?但知道背後藏有龐大的經濟效益後,現在應該何樂不為了吧?


劉家古宅「鬼影幢幢」的故事不計其數,但最出名的應當是這篇 ── 太平洋戰爭爆發,鑒於戰備所需,日軍徵收古宅並暫時駐紮於此。當時入夜後,屋內的士兵見窗外出現幢幢黑影,十分詭異,士兵便喝令質問,但無人回應,以為有敵人欲偷襲,於是向外開槍掃射。孰料最後發現誤殺擊斃同袍,導致許多人枉死。之後劉宅到了深夜,有時會聽到日本兵操練、呼喊日語口令的聲響。


靠近斷垣殘壁端倪,發現屋裡屋外盡被樹藤盤踞纏繞,造物者已吞噬了一切。

劉家古宅的景況使人憶起安平樹屋。

屋內各樓層的地面及天花板,在早年就已全部撤除,因此形成約莫四層樓的挑高空間,非常壯觀。陽光從林梢的繁密枝葉間篩過,光影彷彿攀附牆面,更豐富了視覺層次感。




古宅前有口封死的古井,同樣流傳著一則傳說 ── 傳聞中,劉家某任已婚男主人對一個女佣人有好感,進而相戀外遇。女主人知道後相當氣憤,便不時虐待女佣。女佣因受不了折磨,選擇投井自殺。往後劉家人夜裡入睡時,死去的女佣就會出現在男女主人的床邊,一驚醒就會看見全身濕透、雙眼怨厲的女鬼。最後,男女主人受不了恐懼,只好火速搬離。

廣為流傳的古井與井邊的斷頭雕像。



就歷史現實面看來,劉家古宅其實並沒有那麼陰森,但歷經後人多年來的繪聲繪影,意外地蒙上一層朦朧的神秘色彩,吸引更多人前來一探究竟。商人們也挺會把握商機,瞧那緊鄰古宅的「鬼屋咖啡」,生意還不錯哩。




【旅行地圖